您的位置: 黄山资讯网 > 历史

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二零章 夏济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0:51

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五二零章 夏济言

……

五位寨主心里都是“咯噔”了一下,这黑衣少年先前只是轻描淡写地挥拍几下,几名培元期的属下便应声倒地,一命呜呼,若是换作他们来做,虽然要一掌拍死培元期修士也不算难,但一次只能一个,并且还要全力出手,也才有把握能够办到。

所以对于易庭的出招,众人都是十分的警惕,然而这次易庭使用的居然是暗器,而且那手法……说来还当真是平平无奇,而且射向每个人的飞刃都仅仅只有一根,这……未免也将他们给看得太轻了吧?!

惟一稍微有点威胁的,便是那些飞刃暗器的品级,其自然所散发出来的威势,至少也达到七品法器以上,而且可能还是八品。

果真是个家底丰厚的超级败家子呀,九品丹药用来送**儿任意吃,随便丢出来几件暗器就是七八品法器等级,众人不禁想象着待会儿将他击杀以后,搜出来的东西宝物,究竟会给众人带来多少的惊喜呀?!

而易庭确实使用的只是最为基础的暗器手法,就跟他锻体期时在隐邪门中习练时一样,并没有什么花俏眩人耳目的变化,所求的,就只是一个精准而已。

甚至连刚开始习练暗器之时,他还能在最后靠近目标之前,改变一次暗器的行进轨迹,给予敌人出乎意料外的袭击,但如今却连这一点也无法办到,因为真气不能够外放,炼体源力也只是初步熟悉而已,实在还做不到操控离体暗器的水平。

所以若当真就只有如此,那么在场没有一位黑风寨山贼会躲不开这只飞刃。

但这样还是阻止下了所有人准备要发出来的攻势,因为那暗器准确地锁定了每一个人的咽喉,而且众人都不相信易庭会明知没有任何作用,却还是扔出了这么多的飞刃,来一次就攻击所有的人。

所以此刻反倒是每个人都提高了警觉,除了将灵识锁定在射向自己的那枚暗器之外,附近的其他飞刃也一并都放入了自己的监测之下。

然而最后预期中的变化并没有产生,包括那五位炼气期的寨主在内,所有人眼神都由警惕转为了嘲讽与不屑,这少年果真就是个华而不实的二世主,丢出了二十多枚的高级法器飞刃,看来只是要炫富而已呀!

“哼!”几位寨主心中都冷哼了一声,同时体内真气也开始运转了起来,狠厉的招式早已蓄势待发,因为谁先击杀了这名黑衣少年,抢下了其身上的储物戒指,那么在最后分赃的时候,自己就能够多得到一份。

飞刃暗器已是来到了自己咽喉前的一丈之内,这时想要再有变化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所以在运气出招的同时,所有人也都准备侧移避开这枚飞刃。

而且连跨步都不需要,其实只要略略地偏转过头,颈子稍微移动个三寸左右,那么这暗器就能够被轻易地闪过。

然而所有人面色陡然一变,因为身子后方突然出现一股不大不小的力道,就像背后有只巨手将人给钳制住一般,不但不能左右移动,甚至还被往前一推。

由于前一刻众人都是蓄劲出招,一待闪过了暗器飞刃之后,便要迅疾地冲向前去,根本来不及将力道转换为对抗后方的巧劲,因而纷纷变为笔直地向前跨了一步。

就算反应较快的五位炼气期寨主们,及时将身上的护身气盾展了开来,但这时那八品飞刃法器的锋利效果便显现了出来了,即便是大寨主炼气后期的修为,其护盾也抵挡不住八品飞刃的刺入。

“嗤嗤嗤……嗤嗤”

一连串的利器入肉声音响起,包括五位寨主在内,此刻咽喉上都插着一柄飞刃,然后瞪大了双眼,个个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惊恐样貌。

此时感觉偏转头都有些困难,众人纷纷在临死前转动眼珠子看向左右两边,然后发觉其它人都跟自己一样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亡而诡异的气氛。

所有人都发出不声音,但心中同时都在吶喊:

“刚刚是谁……偷偷在背后推了我一把?!!”

……

“噗噗砰砰……噗砰”

一连串身子倒卧地面的声音,伴随着阵阵桌椅碰撞出来的吵杂,在几息过后,整个大堂里陷入了一片的寂静,只余下……一名还趴伏在地面的年轻人喘息声音。

不过易庭此时却在闭目调节着体内气息,别看他仅是轻描淡写地出招,但实际上在扔出了飞刃暗器之后,他便一连打出了数十掌的穿空掌法,而且力道与节奏都要控制得相当精准,不能在暗器即将袭身之前,就让人察觉到背后有一股劲力产生。

加上易庭现在耗费的并非是体内的真气,而是刚刚习练不久的炼体源力,因而在出完招之后,身子也是出现了剧烈的酸痛,可见要将力道控制的精巧,对于身体的负担来讲,可不比纯粹大威力的招式要轻松。

不过易庭对于结果也还算满意,因为以他目前的实力

,要一口气解决掉这一大批人,实际上还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,但是透过了对体内源力的精妙控制,他依然还是将这件困难的事给顺利完成了。

而芊儿也是脸露惊讶之色,她清楚易庭现在的实力下降了一大半,若是在回到人族界域以前,易庭当然轻轻松松就能将这群不知死活的山贼给灭杀,但现在面对的可是五名炼气期的修士,其中还有一名炼气后期者,所以一招就能通通将他们解决,那也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所以她先前才提出要帮易庭解决掉那五名炼气期的山贼头子,但想来她是多虑了些,易庭果然还是易庭,所做出来的事情,绝不能用外显出来的实力来评断,心里又是再多加了几分的崇拜。

而此时那趴伏在地面上的年轻人,当然也是看清楚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,不过他心里并没有恐惧,只有惊喜,因为他原本已打算自尽来阻止这群山贼勒索父亲,并祸害其姐姐夏晶晶。

就算易庭连同他一起给杀了,他也觉得自己赚到了。

不过在惊喜过后,心里也才开始感觉到震惊,虽然他此时脸还贴伏在地面上,仅仅能够看见半个大堂所发生的事情,不过他也是培元后期的修士,只是用灵识一扫,就知所有黑风寨的人没半个存活下来。

这是什么样的手段?如果是筑基期的修士,他自然不会感觉到震惊,但显然进来的那一男一女,都还未到达先天境界才是。

只是他也不敢用灵识去扫易庭两人,并且易庭没有开口,他也不敢开口,反正既然易庭将他的命给留了下来,等会儿必定会主动找自己说话吧?

大约半刻钟的时间过后,易庭已是调息完毕睁开双眼,他伸手一握一收,将射出去的八品飞刃都给收了回来。事实上他自己所炼制出来的飞刃,六品以上的都在阴冥鬼侍洞府里自爆用掉了,所以这几柄八品飞刃,是当初对阵邪少隐无极的幻刃化龙时,最后所收取下来的,不过也仅仅只有五十多支而已,倒是不能够随意地浪费。

然后易庭掷出一只飞刃将捆绑着年轻人的兽筋给割断,但是也没有主动说话,就静待那名年轻人起身,回转过来,然后再度跪下趴伏行了个大礼,口中说道:“多谢大侠救命之恩,在下是夏普商会的少主夏济言,请恩公受济言一拜。”

易庭之所以留下夏济言的一命,主要还是他身上并没有邪修的那股生灵怨气,明白他也是被山贼给掳了过来,所以自然想从他身上获得一点自己想知道的讯息。

不过夏济言的表现倒也令易庭感到赞赏,虽然修为并不算突出,但历经了这样子的场面,却依然能够保持镇定,以他这个年纪来说,倒也算是相当难得了。

“不必多礼,我们也只是刚巧路过,发觉这群邪修残害生灵修炼邪功,才会起了将其歼灭之心,同时我也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,这里是什么地方?属于那个郡那个地域?”易庭说道。

由夏济言的服饰,以及他先前自己所说,是夏普商会的少主,可见身份也算尊贵,但此时他依然微微躬身,很恭谨地回答问题:“这里是阴风崖的黑风寨,属于玉衡郡的最西南地域,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是濮上镇,若是再往北一点则是涟童镇,都是属于中级的城镇,也是玉衡郡西南一带最繁华的地区。”

刚听到易庭的问题时,夏济言也是微微一怔,不过随即想到了易庭与芊儿的对话,猜想芊儿应该不是人族之人,当然他不会想到两人是跨界而来,但对此地陌生就属于正常之事,因而回答的也算相当详细。

“你说的可是青岩郡北方的玉衡郡?!”易庭有些惊喜地再确认一次,如果这里是与青岩郡邻接的地区,那他就不用急急忙忙地赶路,因为无论这地域有多么广大,顶多也是一个月内时间,就能够回到青岩城中。

而夏济言听到了易庭提起青岩郡,脸上立即出现了恍然之色,随即说道:“少侠想必也是打算前往青岩城参与神域初境的开启吧,济言刚刚所提到的濮上镇,正是通往青岩郡的要冲之地,如今已是聚集了许多各宗门的精英弟子,不久之后,便会开始陆续出发了。”

……

贺州治疗早泄医院
青岛治疗盆腔炎医院
岳阳治疗白癜风医院
贺州好的牛皮癣医院
青岛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